古早老鴿系海翔新寵兒-修斯肯‧萬瑞爾H.V.R

拋磚引玉

 

筆者曾經撰寫“詹森鴿系興衰爭議之我見”乙文,

與讀者們共同來探討了有關詹森鴿系興衰之爭議,

類似話題在鴿友們煮茶話鴿經的場合中應是屢聽不鮮的事,

此中明確的透露著鴿友們積極進取以及極欲更上一層樓的心思與訊息,

因此提高分貝甚至是面紅耳赤的爭論畫面也就不足為奇了!

問題的癥結是因為時空的轉變以及鴿友個人所處大環境的迥異,

因而使得類似話題的爭議,非常的難以找到共同的交集,

也因此最後的結論如果不是大夥不了了之來收場!

 

這似乎應驗了台灣鴿壇上流傳的一句話:『粉鳥話卡多粉鳥毛』,

意即在台灣鴿壇的生態上,

多得是高談闊論的鴿友,

而且所談論的話題也是無所不包,

甚至於是上達天文下及地理,

但是真正能夠對於單一話題深入鑽研而且達成共識的恐是不多,

因此在一陣激情之後,

就像是一堆鴿毛被大風狂掃一般四散而去,

所能期待的恐怕又是會了。

難以期待的下一次因緣際了。

 

圖 片 說 明     
 

 

追根究底,

台灣鴿界的傳播媒體與鴿友們,

似乎兩造都應該要承擔些許的責任,

盱衡台灣鴿界的傳播媒體,

包括業者與媒體人,

十分明顯的對於單一鴿系血緣,

進行系統探索及至於追蹤的個案,

及至當今仍是付諸闕如,

反觀外國鴿壇尤其是歐陸各國,

類似的個案卻是屢見不鮮;

至於鴿友個人情形更是更見其然,

毋須諱言的,

絕大多數的鴿友個人參與養鴿競翔,

所為的絕對不是純粹的興趣或者是嗜好,

而是只在享受鴿子比賽時那種割喉大戰似的個人快感,

獲勝贏錢的榮耀與興奮,

才是他們參與養鴿競翔的最大理由,

是以在這些鴿友個人們的心目中並沒有

“鴿系血緣”這個觀念的存在,

成天在腦海裡所翻滾的就是“管他白鴿或黑鴿,

只要會獲勝贏錢的就是好鴿”

這一個唯一的念頭,

渠等所形諸於外的就是砸重金買好鴿,

作出的仔鴿立即投入戰場以成敗來論英雄了,

繁殖育種對他們來說似乎是無關輕重的事,

知乎此也就不難了解外國的鴿友為何會以

“近利”這兩個字來形容台灣的鴿友們了!

言歸正傳,

在本文中筆者不惴淺陋,

率先就針對適存並揚名於國際鴿壇將近一個世紀,

可謂是老掉牙的古早老鴿系一修斯肯‧萬瑞爾,

來與本刊讀者們共同來做較為深入的探討與追蹤,

但期此舉能起拋磚引玉之效,

更期鴿友們能夠不吝共襄盛舉,

一以奉獻個人累積智慧之結晶,

二以對於台灣鴿壇之長足發展增進助益。

驚悚震撼


提到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五十歲以上的台灣鴿友們絕對會是感受尤深才是,

這個古早老鴿系源自於1910年代初期,

1940~50年代為其最為光輝燦爛的時期,

延迄今已將屆一個世紀的光景,

而這個鴿系的兩位共同創始人作古亦已逾30個寒暑,

然而最令鴿友們感到訝異的是

牠們卻依然能夠源遠流長的振翅高飛於世界各地鴿壇,

而且長期維繫其之威名於不墜,

所憑藉的除了其優異的鴿質而外,

更重要的還是在於它一路走來的幸運際遇。

翻開國內外各大鴿報,

驚悚而斗大的標題寫著

“2006年最後一場國際賽-波品納國際總冠軍榮銜,

由比利時鴿友喬斯和吉妲喬森(Jos en  Gerda Joosen)獲得”

,這則新聞報導不只是強力的震撼著比利時鴿壇而已,

就算是整個歐洲鴿壇也應該可以感受得到,

這一股強力震撼的餘波與威懾才是,

睽諸此一新聞報導的內容之諸此

一新聞報導的內容之所以會引致強力的震撼,

究其原因主要還是在於這羽國際冠軍鴿,

牠改寫了幾項歐陸鴿壇上的紀錄:

其一為該入賞鴿為比利時全國當日唯一歸返鴿;

其 二為飛行距離970公里為比利時歷屆

波品納國際冠軍鴿中之最;

其三為連續飛行時間為15小時又8分鐘,

入舍時間為晚上10時23分;

其四為相隔十一年期間比利時鴿友中,

繼已故的丁‧丸登布羅克鴿友之後的第二位冠軍得主;

其五為冠軍鴿的血緣為一個老掉牙的

古老修斯肯‧萬瑞爾鴿系,

話說2006年歐洲鴿壇最後一場

國際大賽事-波品納國際賽,

於當年8月6日上午7時15分

由法國最南端的賽鴿聖地-波品納(Perpignan)放飛,

這是歐洲鴿壇最受矚目的年度例行盛大賽事,

各國參賽鴿數計有:

比利時6,835羽、荷蘭4,719羽、

德國1,452羽、法國1,841羽以及盧森堡53羽,

共計14,900羽,

比賽結果冠軍盟主由來自

比利時安特衛普省北部的

喬斯和吉妲喬森(Jos enGerda Joosen),

他的一羽B03-6437345斑色白羽公鴿所獲得,

牠不只是比利時睽違了

十一年之久的波品納國際冠軍頭銜,

其震撼性自是不可言喻!

獨占鰲頭

 

話說這羽國際冠軍鴿的

主人喬斯和吉妲喬森甫屆知天命之年,

他於年輕時失恃,

事親至孝的他為了排遣父親的寂寞

並安慰其孤獨的心靈,

於是買來幾羽鴿子贈送給父親,

後來其父親又另覓得良緣並搬到鄰國荷蘭去居住,

他就如此因緣際會的踏上了養鴿之途,

此外他的年齡又適逢

修斯肯‧萬瑞爾鴿系最為風行的年代,

理所當然的鴿舍中的主流絕對就是以這一個鴿系為主了,

因為他本人並不熱衷於參賽,

更為重要的是他是一位樸質無華的莊稼漢,

篤實憨厚的個性,

完全摒除了商業氣息的干擾與入侵,

所以就不會隨意的去大量引進異血來雜交,

一直作育繁殖迄今一脈相傳,

雖然後來也先後引進了列斯美特‧馬太依斯以及

傑克‧凡連偉堅兩個血緣以為雜交與改良之用

這個結果使得喬斯和吉妲喬森春風得意於

100 公里到1,000公里的各種長、中、短各種賽程裡,

而此中又以中距離賽程最能得心應手;

他的鴿舍中台柱為一羽

B85-6392475名之為 “幫家 ”(Bonga)的超級種鴿,

此番入賞波品納國際冠軍頭銜的

B03-6437345斑色白羽公鴿就是其之孫鴿,

喬斯和吉妲喬森雖然

只是一對頗具傳統特質的地方性養鴿夫妻,

但是因為他個人賽績十分的搶眼,

因此在區域上也是夙享盛名,

此番獲得國際冠軍的榮銜,

聲勢及威名的提昇與遠播自是意料中的事,

回溯昔日昔在各種國際賽中的成績表現也是不遑多讓的,

諸如:1992年波城國際10位,

1995年達克斯全國2位,

2000年波品納國際3位以及2001年的馬賽國際3位,

在在的證明著銘鴿來自銘血,

而且可以一脈相傳永不歇止!

共締佳績

 

提到這個被鴿友們公認為

”世界冠軍鴿系”的修斯肯‧萬瑞爾鴿系,

咱們就不得不要將時光快速倒流,

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歐洲鴿壇上,

原來這個也被世界鴿壇譽之為劃時代的最偉大鴿系,

其實是由兩位同住比利時安特衛普省的傑出養鴿名家,

法蘭斯‧修斯肯(FransHuyskens)與

傑夫‧萬瑞爾(Jeff Van Riel)所共同創立的,

因此以各取自名字中的姓(Huyskens-Van Riel)

來參與競翔,

修斯肯‧萬瑞爾的鴿系也因此應運而生,

而鴿友們也會習慣性的以(H.V.R)稱呼之;

在當時這兩位合夥鴿友所參與的安特衛普聯合會,

及至當今仍然穩居歐洲鴿界組織中,

規模最為龐大同時實力也是最為堅強的龍頭鴿會。

因此也有了”世界中距離比賽最高學府”的雅稱;

自1945年至1956年前後的十一年期間內,

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合會的許多新紀錄,

同時也在諸多全國性以及國際性的各項大型比賽中,

創下了無與倫比的偉大佳績,

尤其是在歐洲鴿壇上保持了他人

難以企及的連續四年國際冠軍的寶座;

夥伴之一的傑夫‧萬瑞爾,

早在1921年時即為短程賽中的頂尖高手,

1936年加入省級的比賽後,

成績則是一鳴驚人,

而在進一步的國家賽與國際賽中更是難逢敵手,

因而在眾賽鴿友們一致的嫉妒與排斥的

雙重打擊下黯然的退出了鴿壇;

至於法蘭斯‧修斯肯本人,

則是接收了萬瑞爾部分的鴿子,

在1929年才在比利時鴿壇嶄露頭角,

比較幸運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

能夠偷偷的留下一些好鴿子,

因此在戰後得以迅速的恢復元氣,

並與好友萬瑞爾共同合作重出江湖,

而這兩位大師級鴿友的結合,

在當時的鴿壇上變成為了最受矚目的拍檔二人組,

而這拍檔二人組確實也在

比利時甚至歐洲鴿壇上紅極一時,

鮮少有鴿友能夠與之匹敵;

數據顯示,

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揚威於國際鴿壇的期間,

其實前後已是將屆一個世紀之久了,

及至當今仍然強力的在世界鴿壇的

各個角落持續的發光發熱,

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然不會稍有式微,

其所憑藉的,

理所當然的就是鴿系血緣綿延不絕的

強勢及優質遺傳基因了,

而此中所謂的強勢與優質遺傳基因,

包括了大小適中的

骨骼、無懈可擊的手感、炯炯有神的眼睛、

豐富柔順的羽毛、強韌又富彈性的雞肉

以及完美無暇的膝關節等等,

至於其所擅長的飛翔距離則是自100公里到1,200公里,

在任何天氣下的續翔能力動輒都在10至14個小時,

不懼高溫、潮濕、逆風、下雨以及濃霧等惡劣天氣,

真的是一個典型的全方位與全天候的戰鬥鴿系,

套一句時下最夯的行銷廣告用詞,

那就是”極品中的極品”,

至於是否果真為極品中的極品,

這就絕對不是任何一個鴿友隨便說說就可以算數的,

因為它是必須要攤在陽光下來

接受世界各地強豪鴿友們公斷的。

血緣依始

 

睽諸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龐大鴿系的最源頭,

鴿友們也許不願意相信,

其實它只是源自於兩對基礎種鴿,

其第一配對為OudeWitzwinger×Boerinneke,

至其第二配對則為Bange×Kromnie,

而這兩對配對的子孫們,

自從西元1945年以後,

替兩位鴿主人幾乎贏得了所有能夠贏得的比賽,

數據可以證明一切,

他們在1946年共贏得了116個獎項,

次年送出480羽/次的鴿子參賽共贏得369個獎項,

再次年490羽/次中又贏得371個獎項,

其中包括11個冠軍,

在接下來的一年共得到474個獎項,

其中也包括16個冠軍,

上述這些數據只是從一長串的成績中,

選擇兩人合作剛開始的前四年並舉其犖犖大者來述明之,

週遭的親朋好友們所使翔的成績筆者還是略之不談呢!

可想而知的這在當時鴿壇上的強力震撼程度,

較諸當今鴿壇檯面上的當紅鴿系,

相信一定會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只是情境已遠而時光不再,

雖說往日的情境只能留在一些人的腦海供人回憶,

但是在歷經了將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

這個鴿系後代的子子孫孫們並沒有

讓牠們的祖先們專美於前,

依然在當今的世界鴿壇上熠熠然的發光發熱著。

在本文前段中曾已述及的,

修斯肯‧萬瑞爾鴿系最源頭的兩組配對中,

其第一配對OudeWitzwinger×Boerinneke,

作育出了”De Steek”(史帝克號)

以及 ”DeBilksen”(閃電號),

這兩羽膾炙人口第一仔代代表鴿,

曾經在這個鴿系家族中立下了難以勝數的汗馬功勞,

其中這一羽Belg45-1129278史帝克號大銘鴿,

為另一羽超級大銘鴿

Belg46-6283846亦即”De16”(16號)之父鴿,

同時也是Belg46-6283846閃電號之兄鴿,

翻開鴿系族譜這一支血脈延續著整個鴿系家族的命脈重心,

不僅作育出了難以勝數的”鴿王”級的子子孫孫,

同時更為全世界的養鴿名家所全力網羅的目標,

及至當今仍是躍然於世界各個角落裡,

全力展示著這個偉大鴿系的優異與無價本質,

相對的也是在持續不斷的彰顯

這個超級鴿系歷久彌新的真正與空前影響力。

曲終人散

 

歷經了前後十一年黃金般輝煌耀眼的共同歲月,

終於曲終人散的一刻到來,

基於身體健康因素兩人難過而不捨的

做出了終止養鴿的痛苦決定,

共有的285羽鴿子於1957年的元月13日及20日,

分別在安特衛普省以及首都布魯塞爾舉行的大規模拍賣會,

為法蘭斯‧修斯肯以及傑夫‧萬瑞爾

兩人的合作關係正式劃下休止符,

同時整個鴿壇的生態也

正式宣告進入了後修斯肯‧萬瑞爾時代,

然而最值得大書特書的是,

在當時的年代裡鴿壇上的商業氣息還未見濃厚,

使得整個鴿系不至於太過分散,

其次是傑夫‧萬瑞爾(Francois Van Riel),

他曾經在未拆夥前的鴿舍中擔任了多年的飼養與管理工作,

因此他擁有了得天獨厚的機會,

優先來保留了部分的精髓,

至於透過拍賣會的鴿子,

雖說是分散至世界各地,

其實絕大部分還都是集中在

少數真正的愛好養鴿者以及學者們的手中,

因此也使得整個鴿系血緣還不至於因過度分散,

而終至成為明日黃花,此可謂是不幸中的大幸呢!

後時代發展史-歐陸篇


提到後修斯肯‧萬瑞爾時代的發展史,

首先就讓咱們從繼承人法蘭斯‧萬瑞爾談起,

他保有了該鴿系的兩大主流,

其一為前已述及的史帝克號,

其二則為”De Elfpenner”亦即”十一支主羽號”,

這兩大主流在繼承人的鴿舍內,

共同作育出許多光彩奪目的大銘鴿,

諸如:Oude Donkere、De Bleke、De Vechter、

De Playboy、De As、 De Zotteke以及

De Jone Vendome等等,

及至當今都仍然在鴿友們之間口耳相傳著,

其中”DeZottke”四年之內入賞66次,

其中包含16次的冠軍,”DeAs”共入賞29次,

包含6次的冠軍,

而”De Jone Vendome”在三年內亦獲得十數次的大賞,

此中並未包含全國鴿王賞入賞的次數在內,

只是約略的提及供鴿友們參考,

在此筆者所要印證與彰顯的重點,

還是在於鴿系血緣的強勢遺傳與源遠流長。

仍然是在歐陸國家,

家住德國科隆的葛德‧賴(Gerd Ley),

他在歐洲鴿壇上有天才育種家之美稱,

在1960年間從友人處獲得

兩羽純血修斯肯‧萬瑞爾鴿子之後,

對於此一鴿系的優質遺傳大為讚賞,

又費盡了千辛萬苦經過了六年的努力之後,

才好不容易的從也是

德國獲有育種大師美譽的一位船長

名為漢斯‧馬達(Hans Mader)處,

引進三對也是純血的同系鴿子;

話說這位船長長年漂泊在海上而且四海為家,

因此對他來說參與養鴿競翔是

一件遙遠而且難以企及的奢望,

然而但憑其個人的堅持與優質鴿系之賜,

這一位船長在六○年代的

德國鴿壇上綻放出無限的光芒,

不僅是獲獎無數而且亦極負盛名,

他不僅以單一鴿系撐起了個人的威名,

更據以揚名立萬於整個歐洲鴿壇,

例如在1963年全部的13次賽程中僅參與其中的9次,

就能名列德國DV年度鴿王賞冠軍,

次年亦榮獲DV全國鴿王賞九位,

足見成績之優異絕非是來自偶然,

他在育種方面的偉大成就,

與另外一位著名的

育種大師彼得‧迪威德(飛翔的荷蘭人),

被尊稱為歐洲鴿壇怪傑,

及至當今仍然在世界鴿壇上廣為流傳並被稱頌著;

在漢斯‧馬達這位育種大師的引領下,

使得葛德‧賴更是如虎添翼,

不僅端賴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在高手如雲的德國鴿壇上立足,

並進而成為該鴿系的純血繁殖鴿舍揚名於國際,

綜觀葛德‧賴所保有的高代完整血緣,

不只是在陣容上完整齊一而已,

其之外觀以及比賽特性,

也都能夠透過育種技巧來完全的呈現,

而且一 派相傳洵屬不易!

上述種種都是在近些年來才發生的事,

而非都是過往雲煙,葛德‧賴雖是出道甚早,

然而其巔峰期則是在1980-1990年間的事,

他幾乎是年年都能夠入賞俱樂部以及聯合會的冠軍,

自1990年以後他轉換了跑道,

改為專攻400~900公里的中長距離比賽,

他再三的強調,

但憑鴿系與生俱來的強壯體能與十足耐性,

不僅能在中距離以下的速度賽程裡飆出速度來,

就是在惡劣天氣以及超長距離的耐力賽程裡

更能發揮其堅忍不拔的毅力來,

事實證明了鴿主人聰明睿智的抉擇,

從他榮獲1995年聯合會3位以及

長距離優秀鴿舍全國冠軍即可見一斑,

另外由他支持並指導的

另一鴿友入賞1996年Euskirchen聯合會當歲鴿冠軍,

1997年聯合會成鴿組冠軍與全國幼鴿賽10位,

以及1998年6羽長距離賽入賞鴿等,

諸此長串佳績無一不是明證!

歐陸的第三個實例則是來自數年前的一則鴿報報導,

報導中指出有一位由歐陸移居至

英國參與養鴿競翔的鴿友,

他以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經常在艱難異常的越海大賽中獲致令人激賞的佳績,

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

所以參與國際大賽的選手鴿,

在歐洲陸地上飛行了數百公里之後,

在精疲力竭的狀況下仍然

必須奮力橫越至少250公里的英吉利海峽,

才有可能回到自己溫暖的家,

而這一段橫越海峽的最後路程,

則是以多霧聞名於世的最為艱困的路程,

能夠突破重重難關進而奪標入賞的鴿子絕對是寥寥可數,

然而令人激賞的是在清理戰場之後,

卻赫然發現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經常會是寥寥可數入賞鴿中的眾數,

惟據聞這一位來自歐陸的鴿友已然告老返鄉,

而時隔日久這一位鴿友的尊姓大名筆者也已然不復記憶,

同時網路上的資訊亦不復查詢,

無法提供本刊讀者們更為具體的資料,深感歉然!

後時代發展史-美國篇


讓咱們將鏡頭轉向美洲大陸,

在美國本土,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其之威名遠播的程度較諸歐陸國家則是不遑多讓的,

根據報導最早將這個鴿系引進美國的,

是一位家住密西根州,

名為”Paul Veegaete”的鴿友,

然而知名度較高的卻是”

Dr. Leon Whiteney& George Shilton”兩位先生,

前者是台灣鴿友們所最為熟知的李昂‧懷特尼博士,

他是一位醫生,家住康乃狄克州,

鴿舍名之為”Speedome”,

他的鴿子幾乎全部來

自法蘭西‧萬瑞爾舍內的基礎種鴿,

這個鴿系不只為其之主人立下了他人

難以望其項背的汗馬功勞,

經其繁殖的後代子孫們,

更是散佈在全美國甚至是世界各地了,

其之對於鴿壇生態影響的深遠,

甚至遠在半個地球之外的台灣亦難以避及;

在後來,懷特尼博士 的鴿子與威名,

幾乎是全數平行移轉給麻塞諸塞州的

另一位養鴿大亨-Ken Chickering先生,

他畢業自麻州大學家禽養殖系,

因此禽鳥的養殖與育種是


 他的最大專長,

富有的他斥下鉅資引進好種鴿,

再利用其現成的專長與設備大量繁殖幼鴿,

再以平價的方式提供給養鴿同好,

因而使得修斯肯‧萬瑞爾這個優質鴿系,

在美國本土的普及與提升更加的往上一層樓;

至於後者喬治‧希爾頓則是紐澤西州人氏,

他向本舍先後購進了38羽純血鴿子,

分為四個系列,其中最出名的就首推

”閃電號”這個系列了,

由於希爾頓夫婦並未育有子嗣,

因此身後絕大多數的鴿子都進了紐約州的

”Battifarano”的鴿舍,

其中有8羽極品(參雜有白色羽毛的)

則是由希爾頓另一位好友Bill Daly優先保留,

在麻州為他闖下了個人名號,

最後再全數流入”Edward Kibaris”先生處,

這一位”Edward Kibaris”先生是一位退休之工程師,

他與舉世聞名的 ”Morris Gordon”(摩利斯 ‧戈登 )

同會比賽,

成績總是不相上下,

眾所周知的,

摩利斯‧戈登他在美國的超長距離

以及極度惡劣天氣下的表現是舉世皆知的,

他所創下的諸多輝煌紀錄,

及至當今仍為世界鴿壇所津津樂道著的,

而同場競技的修斯肯‧萬瑞爾鴿系不僅能夠

與之匹敵而且成績是不相上下,

不難想像的是這兩個可以等量齊觀的鴿系,

其實都非等閒之輩!

睽諸美國鴿壇,

要說畢生效力於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血緣之

追求及保存者,

無疑的應首推 ”Cherles E‧Herim”

即查理士‧哈林先生了,

他專門蒐集並繁衍這個鴿系長達四十年,

直到二十年前才與世長辭,

終其一生所獲得的獎賞與尊榮,

真的很難以三言兩語來描述清楚,

在此最為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育種理念,

他在1977年獲得一次800公里災難性的比賽大獎後,

深深的感受到修斯肯‧萬瑞爾鴿系的優質與難求,

於是毅然決然的從此退出比賽,

並遍訪歐陸各國訪求修斯肯‧萬瑞爾血緣

甚至不惜散盡家財,

專心一意的致力於育種工作及至其與世長辭,

在其去世之後絕大部分的種鴿皆被

引進台灣並長久在陸翔及海翔上獲致極大的發揮。

也是在美國本土,

另一個純血修斯肯‧萬瑞爾的崇尚者,

是為紐約史坦登島(Staten Island)上的

”Mr.Mulligon”亦即台灣鴿友們耳熟能詳的默立根先生,

這位名聞遐邇在


  台灣亦頗具知名度的著名愛鴿家,

家住紐約東邊外海290多公里的史坦登島上,

他的競翔環境與前已述及的英國鴿友者雷同。

從美國本土飛行了數百公里之後的選手鴿,

在精疲力竭的狀況下還是不得不奮力的

越過290多公里的海峽才有入賞的可能,

而這一段海峽路程的天氣變幻萬千,

詭譎多變的氣流以及潮濕多霧的阻隔,

經常就是選手鴿的黃泉路,

然而在修斯肯‧萬瑞爾鴿系

優質的體能與堅強的毅力支撐下,

默立根先生自1986年至1997年的前後12年期間,

在全國各級賽事中,前後高達134次的入賞,

包括了31次美國鴿協(A.U.)的冠軍鴿舍錦標得主,

10~14小時的超長續航力已然是司空見慣的事,

尤其是在高溫、潮濕、濃霧、下雨、逆風

甚至是颱風下沉氣流的天氣裡,

更是牠們發揮與擅長的項目,

這用”全天候的適航鴿系”來形容應該是不為過的,

有許多的鴿友們不禁想要一探默立根鴿舍的堂奧之妙,

他毫不保留的道出那就是”信奉遺傳”的不二理念,

因為”銘鴿來自銘血”這是自古不移的至理名言,

倘捨此路而不由,

那麼最後終必踏上失敗的不歸路。

後時代發展史-台灣篇


在台灣,

各項比賽競爭之激烈以及對於優質種鴿需求之殷切,

可謂是舉世無雙,

這絕對是無庸置疑的事,

而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在台灣鴿壇的

知名程度以及分佈之廣,

在諸多流傳中的外來鴿系中,

鮮有能夠與之匹敵者,

這也絕對是不爭的事實,

至於這個超級古老鴿系,

到底它是具有何種神力,

能夠讓它的優質遺傳維繫幾乎長達一個世紀,

而且及至當今仍然在全世界鴿壇上大放異彩呢?

這個答案絕對不是偶然。

與比利時也是相同的在

2006年最後一場的南海冬季比賽,

該季比賽的第五關適逢寒流來襲,

天氣條件非常的不適合比賽,

不只陰沉沉的天空使得能見度銳減,

更讓鴿友們聞之喪膽的

還是近7至8級的強勁東北季風(相當於輕度颱風的風級),

絕大多數的鴿友們互相討論甚或

打賭的議題都在選手鴿是否有可能歸返,

然而比賽的結果卻是震撼了每一位參賽鴿友,

屏東的青田鴿會因為是鴿齡較長的5個半月,

總歸返率約是千分之三,

參賽鴿數一萬三千多羽,

歸返近43羽,

其餘幼鴿賽的鴿會都是低於千分之三,

指標性的高雄市中正鴿會因為參賽鴿數超過一萬羽,

所以歸返鴿數還有32羽,

其餘的大高雄地區的鴿會大抵都是以個位數來收場,

在這種災難性的困難比賽中,

卻有一位新近引進修斯肯‧萬瑞爾鴿系的鴿友,

以第一仔代參賽,

在三個不同的鴿會裡總共歸返了5羽,

牠們以四個半月的鴿齡,

成功的通過了七至八個小時以上的嚴苛考驗,

因而震撼了整個南台灣鴿壇,

也就是這個震撼性的南台灣鴿界新聞,

觸動了筆者深入探討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的動機。

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對於台灣鴿壇的影響是既深且遠的,

由於台灣鴿友們”好鴿不欲人知”的保守心態普遍存在著,

是以最初引進者顯然已經不可考,

只知其在台灣鴿壇上成名已久,

及至民國六十年代中期其之威名才如日中天,

參與各項大小戰役皆是無往不利,

因此在繼大王531、全能、九號、玉山、妖姬

以及掘金者之後,

持續有鴿友不斷的從美國或歐洲引進,

成為各個鴿舍的不朽台柱以及秘藏種鴿,

因此而揚名立萬甚或富霸一方的老將強豪不知凡幾;

究其原因還是大環境所使然,

因為台灣四面環海而且位處亞熱帶的副季風型氣候區內,

海島型氣候的詭譎多變,

再加上季風所引致的不穩定氣流,

每每因為災難性的比賽而使得

鴿友們承受了無以復加的損失與打擊,

而這種災難性的比賽在海翔時興之後則更見其然,

時勢造英雄的結果使得

修斯肯‧萬瑞爾這個古老鴿系因而再度竄起,

所取決的還是

這個鴿系的早熟、速度、耐飛以及強勢遺傳

由於修斯肯‧萬瑞爾的鴿子

體型適中、肌肉結實而且極富彈性,

因此具備了得天獨厚的速度與耐力兼備的先天條件,

對於台灣多霧、逆風以及極度悶熱天氣適應能力特強,

尤其是颱風前後下沉氣流的挑戰更是其之強項,

不論是純血近親亦或是異血雜交,

其之先天異秉的特質都可以被完整的保留下來,

因此被台灣鴿友們接受與重視的程度是與時俱增的。

修斯肯‧萬瑞爾鴿系引進台灣的管道頗多,

在本文中前已述及的有兼具

「歐洲天才育種家」及「歐洲鴿壇怪傑」

兩項尊稱的葛德‧賴先生,

因為鴿質水平受到肯定,

所以是其中重要管道之一,

然而比較為眾人所熟知的管道則是

來自美國的懷特尼博士,

已故鴿壇宿耆彰化鹿港施寶樹老前輩,

牠從懷特尼博士鴿舍中引進有

全能、玉山、妖姬以及掘金者四羽大銘鴿,

另外有一位台南佳里的陳姓鴿友亦引進了一羽29號,

這幾羽檯面上的大銘鴿的後代,

從陸翔時代裡的北線、後山,及至

海翔時代裡的南海、北海,

都能夠在各種賽程裡發揮得淋漓盡致,

堪稱是「全天候與全方位」的全能鴿系


在台灣,

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在歷經了數十個寒暑,

在天候適應、比賽制度以及強勢優質遺傳等

多方面的嚴苛考驗,

它已然深植台灣鴿友們的內心,

理所當然的也在台灣鴿壇上落地生根,

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而睽諸台灣海峽彼岸,

如今賽鴿運動正當蓬勃發展,

可以肯定的是修斯肯‧萬瑞爾這個鴿系

也必然會提供彼岸鴿友們無限寬廣的揮灑空間,

廣袤無垠的廣大平原間或有高山橫亙,

這無疑是與歐陸國際賽相同的競技舞台,

此其一;

中長距離一關決勝負的比賽制度,

也絕對是修斯肯‧萬瑞爾鴿系所擅長的強項,

此其二;

溫馴、聰穎、不易迷失與容易管理等特性

理所當然是養鴿初學者的不二選擇,

此其三;

優質而強勢的遺傳基因,

更為有意建立個人鴿系基礎血緣的鴿友們

提供了捨我其誰的最佳保證,此其四;

所以說這個歷經國際鴿壇長期嚴苛洗禮的古老鴿系,

如今威名在起,成為了十足的海翔新寵兒,

鴿友們在震撼與威懾之餘,

是否也應該對它的”生而逢時”大加禮讚一番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莊 的頭像
小莊

神馳鴿舍 Shenchi Loft 賽鴿部落格

小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